美高梅官方开户刘文奎:从汶川地震重新建立谈村落社区建设难题

“以人为本的新农村社区建设”论坛专题报道吾谷网讯5月9日,由香港施永青基金有限公司赞助、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和北京农禾之家咨询服务中心联合主办的以人为本的…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杨团杨团(主持人):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早上好!我们今天在这里召开以人为本的新农村建设会议。这个会议的重点是综合农…

以人为本的新农村社区建设论坛专题报道

以人为本的新农村社区建设论坛专题报道

吾谷网讯5月9日,由香港施永青基金有限公司赞助、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和北京农禾之家咨询服务中心联合主办的以人为本的新农村社区建设论坛在北京召开。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做主题报告,以下为其演讲内容。

吾谷网讯5月9日,由香港施永青基金有限公司赞助、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和北京农禾之家咨询服务中心联合主办的以人为本的新农村社区建设论坛在北京召开。来自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杨团在开幕式致辞,以下为杨团的演讲内容:

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杨团

刘文奎:

杨团(主持人):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早上好!

大家下午好!

我们今天在这里召开以人为本的新农村建设会议。这个会议的重点是综合农协,还有农村合作组织,这样一个新的主体怎么进入新农村建设这个大平台。也就是说,新农村建设以往都是政府请村委会、村党支部来做工作,而在基层经济类和综合类组织他们是不是也有空间参与这样一个建设,这是我们这次讨论的一个重要话题。我们这次的研讨会是由两方一起主办,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和北京农禾之家咨询服务中心。我正好在这两家都有职务,所以我们就在这个地方能够来共同召开这样一个会议。

感谢杨团老师给我这个机会,我听说有这么个会,就要求来学习。我一直听说农禾之家很活跃,我们也做合作社,没有人邀请我们开会,互动性太少,所以杨团老师批准了我来。本来我是来学习,她说你既然来了就讲讲。我从来没讲过,因为我们做了5年,从汶川地震之后灾后重建,开始尝试建立合作社,到现在做了两个半合作社。一个效果还可以,比较显著,一个效果还没有看出来,还有一个合作社的项目没建成,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

(本稿件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我们做合作社实际上着眼点是扶贫的视角。大家知道扶贫有几个阶段,一是救济式扶贫,原来缺什么给什么,缺粮食给粮食,缺钱给钱,很快发现这是行不通的,贫困户不仅没有发展起来,还造成了很多依赖性。二是支持乡村经济发展,扶持龙头乡镇企业。后来发现资源投下去之后,企业赚了钱了,农户依然贫困。在最近这些年大家强调扶贫资金到户,不能到企业了,但是到户之后,大家去看,搞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投入这么多钱?还是变化不大。我们反思觉得最终其实今天大家的答案是一样的,零散的农户的生产不能实现规模经营的效率,这个是贫困农村不能发展最重要的因素。

我跟大家分享五个部分,首先是我们一些基本的假设和判断。三次分配的原理大家都很清楚,当然我们内部讨论,觉得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因为我们的国有经济占非常大的比重。所以我们觉得在三次分配之前,还有一次很重要的分配,就是政府分配。就是通过价格的管制,包括农产品价格,一涨价可能政府就开始出手,一定要把价格控制下来。包括行业准入,包括一些垄断行业及其特殊的行业,一般的包括私企,个人是没办法进入了,还有通过税收优惠。这样一些行政办法,实际上三次资源分配之前的这次分配作用是非常大的。

我们从这个角度看贫困的成因。在第一次分配里面,我们的落后地区,不发达地区是很难拿到优质资源。在市场分配中,由于我们贫困群体资源的利用率很低,生产效率低,组织方式落后,这是贫困的第二个成因。第三个政府再分配,主要是每年政府投入扶贫资金,通过扶贫办来实施。但是这一块在我们的经济总量里面占的比重非常小,就是GDP导向,扶贫有,但是投入量很少。公民社会分配,也就是社会捐赠,这一部分大家知道,在2008年以前一年也就是一两百亿,用于教育、卫生各个方面,用于直接贫困社区发展的钱少之又少,这几年多了,但是实际跟上需求比也还是非常有限。

汶川地震大家比较关注,因为贫困造成应对灾害的能力非常弱,就是刚才讲的,在四次分配中,一次分配无机会,二次分配缺能力,三次分配总量不足,四次分配资源很少。我们根据这样一些假设和判断,认为扶贫促进贫困社区的发展主要是两个大的方向,一个方向就是增加增量,增量部分就是在几次分配里面增加对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投入,包括通过提高资源税,包括在资源开发中建立当地居民的补偿机制,包括在当地的经济开发中引入股份机制,比如把股份给贫困户和贫困社区。加大对农村和贫困人口的转移支付力度,创造宽松的社会环境,扶持社会组织,动员更多的资源投入农村社区。还有存量,现在已经有的资源,包括扶贫国家补助资金,包括像扶贫基金会这样的社会组织,一些企业投入贫困地区的资金。这些钱是有限的,这些钱怎么用?这是有很大的选择余地。是建基础设施还是帮助发展生产?是帮助解决教育问题还是搞文化,还是搞环保?这些都是合力。但是我们认为是有优先性的,我们的结论着手点是提高农民的合作意识和能力,提高组织化程度。因为我们认为,这是限制贫困地区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因素。通过农村生产的组织化、规模化,提高当地居民所拥有资源的整合效应,后面我会讲到。一个旅游资源如果他不能利用,就被企业投资人拿走了。最后他再有很好的山水,最后可能和他没有关系。以此提高贫困人口在市场当中的竞争力。

这是我们的一些判断,我们如果要提高村庄组织化,加强他们的市场竞争能力,我们认为三个资源最重要:一是人力资源,这是一个瓶颈,就是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带头人,或者本村没有,能不能通过招聘、招募这些方式引入人才,当然这是有条件的,有自己当地的资源,有好的项目。二是大家今天讲的组织化,农户的兼业生产,农业产业无法实现组织化、规模化经营,这是一个最重要的生产方式的瓶颈。三是资金,资金很重要,但是不是最重要的。在现在的环境里,如果有人有组织化,我想找钱应该是简单的事情,这三个要素比起来,仅仅有钱没有那两个要素没有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